逐暗

【盾冬/Stucky】时间⑴

he 复联三改写
脑洞见评论
本人也站锤基,贾尼,绿寡,双豹金黑,奇异玫瑰,贱虫
铁虫亲情向
没写的不打tag

银河系某处飞船

“It's risky, father.”四个人中一人出列道。

“You never let me down.”他透过飞船窗户遥遥看向那颗生机盎然的蓝色星球,微微攥紧冰冷的左手,空着的宝石嵌位在阴影里就像四个黑洞,他低头盯着手背上最大的那个,仿佛被吸了进去。

————————————
至尊圣所

“Seriously?You don't have any money?”

Strange就知道Wong之前肯定又“不理智”了。日久见人心啊,他感叹着,虽然也没多久,毕竟作为法师,时间大部分在修炼里疾驰而过。

刚认识那会儿可一点儿没看出来这家伙也会有这种不体面的时候。

Wong现在很头疼,他不停地翻着自己衣服的口袋,连一声求助都说不出来,谁让他是夸口要请客的那个,他现在只想穿越回去打死那个自以为难得慷慨的自己。

“Attachment to the material is detachment from the spiritual.” Dr.散尽家财只为救命而魔法不能撒钱.Strange今天依然很节俭。“I'll tell the guys at the deli. Maybe they'll make you a metapysical Ham and Rye.” 他可是(前)世界上最出色的外科医生,自控力一流。

哪怕在有钱的时候,撒钱也是一种技术,你看他从来不玩什么“博君一笑”的把戏,而且他现在也是个严肃的法师,不是魔术师——

“Wait, wait!I think I got a 200.”果然,丢三落四。

“Dollars?”他无奈的停下来转过身,对方这个生无可恋又绝处逢生的表情倒是让他模模糊糊想起了另一个人。

“......Rupees.”眼神不够亮,嘴角不够撇,总之就是没那么可爱。不过就这点钱他们还是各吃各的吧。

“Which is?”碍于风度Strange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还是从此屏蔽欧美传送门吧,他内心OS道。

“I wouldn't say no to a Tuna Melt.”Wong向命运妥协了,只能抓牢手里为数不多的票子给自己打气,他必须,必须得节俭了,不然会吃塑料火腿和黑麦直到他都没力气给自己用魔法清胃解毒,而康复前Strange都会看他的笑话。

至尊法师没理他这句话,扭头就走,他急忙跟上。

突然,前面的人猛地站定,惹得后面的Wong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只见Strange立刻换上法袍,红斗篷飞来攀上肩膀。

一圈熟悉的橙色火花闪过后,圣所里就剩他一个人了。

Date?他知道肯定不是。

——————————————
瓦坎达 五分钟前

“他还有多久突破屏障?”
“最多五分钟。”
“加速行驶。”

瓦坎达地域还算广阔,尽管防护罩即时反馈了入侵信息,想在五分钟内从王宫赶到边境的一个角落也很困难,地球最先进的飞行器也不行。

来者不善。

T'challa知道Barnes的重要性,不仅对Steve。Shuri一年前对Barnes进行治疗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体内有一股神秘的能量,无法解析,更无法分辨利弊,更无法抽离人体单独研究,似乎如同超级血清般融于血脉,它甚至不属于任何瓦坎达已知的能量体系,这无疑是对现有能源的一个颠覆,但好歹安分了七十多年一直没有动静,Steve也就放心把Barnes留在瓦坎达,并且在安稳的状态下研究这股能量,然而直到刚才,几乎在入侵信息传来的同时,Shuri向他传来讯息,她突然监测到了和那股神秘能量相似的能量波动,研究有望突破,得赶紧联系Barnes。

而这波动的源头,此刻正在Barnes本人的正上方高空,据来者突破地球屏障的轨迹分析,等突破了瓦坎达防护罩,他只会直接向下,而且速度更快。

来不及了。他只让守卫带上早就准备好的振金手臂就匆忙上了飞机,然后一路下命令预备部署,并联系Steve。边境部落也已经赶去保护Barnes,然而根据Shuri的分析,情况仍不容乐观。

“豹神在上。”他喃喃道。

—————tbc——————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