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暗

突然的想法(分析贴)

寄黄几复
宋代:黄庭坚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
想见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译文
我住在北方海滨,而你住在南方海滨,欲托鸿雁传书,它却飞不过衡阳。
当年春风下观赏桃李共饮美酒,江湖落魄,一别已是十年,常对着孤灯听着秋雨思念着你。
你支撑生计也只有四堵空墙,艰难至此。古人三折肱后便成良医,我却但愿你不要如此。
想你清贫自守发奋读书,如今头发已白了罢,隔着充满瘴气的山溪,猿猴哀鸣攀援深林里的青藤。

这首诗前四句我们都懂,可以套做吴邪视角的,特别第四句让我想到重启里吴邪对吴三省思念陈文锦的想象性理解和描述,当然吴陈分离不止十年,而我们很多人也分析那一段对比瓶邪自己的情况是个什么含义,大家都知道。而后四句,我今天突然觉得这可以套做小哥视角:吴邪,你这十年艰难拼搏绝地求生,成就现在的成熟,我是为你准备了许多,却但愿你不要如此,可我终究了解你;十年后“你老了”,心里刻满皱纹却不再紧缩,可不久之后你依然要直面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双手绝望的想要攀住我逐渐隐没在时间里的身影,鲜血淋漓,灵魂哀鸣。(吴邪的心思,他是懂的)

所以这首诗承上启下,我脑洞一下,三叔这种在十年结局只放前四句,后四句或许没多少人知道但隐含未来的写法,很值得给他寄刀片又求抱抱。

最后,谢谢三叔讲的这些故事,谢谢。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