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暗

求助 手机百度网盘app

我看到816了,一直只用资源看没下载,今天突然在看的时候闪退到了文件夹,但我又看了别的资源电影没有这个问题,之后我找了另外两家的spn资源,继续看816,还是闪退,最短播放不到一分钟,该怎么办?
另,如果卸载网盘重装,我有很多资源是不是也跟着没了?如果能在卸载之前把资源转移的话,该怎么转?我不知道在手机的“文件管理”里网盘“我的资源”在哪里。

废话

所以目前是,法鲨40岁才结婚(他深情注视的一美孩子早都有了),抖森37岁未婚(他深情注视的海总也是有妻有子),桃包37/36岁皆无绯闻无公开恋人,j2站在rps顶端搭档十多年默契到羞耻成就世界上第一对ao互相携妻带子当了邻居时不时串个门蹭个饭自己的宝宝更喜欢叔叔以及表白异常洒脱豪迈让人无言以对

海森和鲨美真是。。。。

脑洞,关于血清失效


血清瞬间失效,他猛的从衣服里消失了,衣服裹着一个形体慢慢瘫在地上,不停扭动着。所有人都蒙了,他们只看着雪白衬衫中央渐渐渗出一团血红。Sam终于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松开衬衫的扣子。看见熟悉的金毛时他顿了一下,立刻加快了速度——一张瘦小苍白的脸露了出来,双眼翻白,他虚弱的张着嘴,鲜血沾满了他的口鼻和下巴,青色的血管快要戳破他薄纸般的皮肤。他已经停止挣扎了,只有一阵阵反射性的痉挛。

——“......Fr,Friday,全身检查,快!Now!”
“......Yes,Boss.”
“......Shuri,Shuri在哪儿?快联系Shuri!”

“......Cap?Cap!”

......
==========

他在满目疮痍中感到一阵突如其来的脱力,那感觉尖锐的穿透了所有情绪迅速捕获了他的大脑,视线在几次模糊的摇晃后迅速下坠,接着周身一松,剧痛从牙龈传来——他感到一颗牙断了

——他扭曲的晕倒在地,脏污的制服间露出一张瘦小苍白的脸,之前的伤口这时显得异常狰狞。他双眼翻白,虚弱的张着嘴,鲜血沾满了他的口鼻和胡须,有一小股流入了制服上原本被撕去的星星,重新填满了它。

ps:血清失效了但长发和胡子还在的,不过就是看起来像个刘海及嘴的小老头,病弱加分

问个麦叔的配音问题

为什么麦叔在采访和汉尼拔里的声音与他在《再生门》里的声音完全不一样,我觉得《再生门》里有点像他人配音,那声音实在太。。。金属嗓了,很贾维斯了,甚至更为邪恶无情,虽然那个角色并不是这样Ծ‸Ծ
评论附上再生门资源

求推荐

请问有拔杯和福华一起出现,或者无cp,只是神夏和汉尼拔一起的文吗?我看过一篇但是坑了

PS:《奇异博士》又名“夏洛克大战汉尼拔”

询问

汉尼拔真正失态了的时候,我觉得只有两次:
一次是213他和威尔的对峙,包括他的眼泪;
另一次是313红龙拿刀捅威尔的时候,之前他自己被枪击的时候都还很镇定(当然这也是面对敌人的必要能力)

还有就是第二季他真的以为威尔会跟他走的时候,烧资料的时候很愉悦轻松。
请问对不对?汉尼拔的情绪太难解读了。

求文

汉尼拔三季看完了。
结局很感慨啊。
请问有写续文的吗?求推荐。

求文

请问有没有一点盾铁也没有的贱虫?本人吃盾冬贾尼,对盾铁实在不行。

【盾冬/Stucky】时间⑵

时间⑵

宇宙从来都是安静的,连星体爆炸也只有眼见的壮丽。或许近处的生物会被波及,但她在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默默地看着一整场谢幕。

这里真像一个剧院,她位于首排正中那个最明亮的位置,却想把自己藏在最黑暗的角落。
隐匿从来不只是暗杀者的本能,而真正暗杀者的心神始终会凝于最雪亮的刀锋。

她知晓自己也很快就要结束了。
从她寻得灵魂宝石的地点开始。
即使她自愿走向死亡。
而她知道奎尔的个性,无论自己怎么叮嘱他,告诫他,都是没用的。
但她想不到办法了,螳螂女的精神压制亦无能为力,而她不想欺骗奎尔。

身后黑暗中传来“咔嚓”一声细响。
她轻轻回头,无言看着对方。

Drax.

“这回突破记录了吗,buddy?”
“不知道,也许吧。这回我没有计时。”
“那你只是饿了在吃东西?”
“甜食有助于调节心情。”
“......you're a good father.”
“I was.”
“You are.”
“因为我没机会去做不好的那个。”

“......you're wrong.”

Drax惊讶的看着她。

两人都静默了一会儿后,Gamora开口:
“你了解宇宙原石吗?”
Drax知道她不是真想问自己这个问题,果然对方很快又说道,语气平淡:
“我在Thanos的投影中见过其中的全部,并清楚它们各自的能力。
“空间宝石像跳跃的幻想,心灵宝石像光一样耀眼而织密,力量宝石像是要手握权柄,现实宝石像凝固的血。
而时间宝石,在奎尔和我说过的地球文化里,绿色大部分时候象征希望。”
“奎尔一定拿这话夸过你。”
“但我的头发像血一样。”

又是一阵静默。

Gamora扭头继续去看舱外的宇宙,无数美妙的色彩点缀在黑暗之上。

“啊,还有灵魂宝石,橙色的,交织着光和血,告诉我灵魂的坚毅与牺牲并存。”

————————tbc

【盾冬/Stucky】时间⑴

he 复联三改写
脑洞见评论
本人也站锤基,贾尼,绿寡,双豹金黑,奇异玫瑰,贱虫
铁虫亲情向
没写的不打tag

银河系某处飞船

“It's risky, father.”四个人中一人出列道。

“You never let me down.”他透过飞船窗户遥遥看向那颗生机盎然的蓝色星球,微微攥紧冰冷的左手,空着的宝石嵌位在阴影里就像四个黑洞,他低头盯着手背上最大的那个,仿佛被吸了进去。

————————————
至尊圣所

“Seriously?You don't have any money?”

Strange就知道Wong之前肯定又“不理智”了。日久见人心啊,他感叹着,虽然也没多久,毕竟作为法师,时间大部分在修炼里疾驰而过。

刚认识那会儿可一点儿没看出来这家伙也会有这种不体面的时候。

Wong现在很头疼,他不停地翻着自己衣服的口袋,连一声求助都说不出来,谁让他是夸口要请客的那个,他现在只想穿越回去打死那个自以为难得慷慨的自己。

“Attachment to the material is detachment from the spiritual.” Dr.散尽家财只为救命而魔法不能撒钱.Strange今天依然很节俭。“I'll tell the guys at the deli. Maybe they'll make you a metapysical Ham and Rye.” 他可是(前)世界上最出色的外科医生,自控力一流。

哪怕在有钱的时候,撒钱也是一种技术,你看他从来不玩什么“博君一笑”的把戏,而且他现在也是个严肃的法师,不是魔术师——

“Wait, wait!I think I got a 200.”果然,丢三落四。

“Dollars?”他无奈的停下来转过身,对方这个生无可恋又绝处逢生的表情倒是让他模模糊糊想起了另一个人。

“......Rupees.”眼神不够亮,嘴角不够撇,总之就是没那么可爱。不过就这点钱他们还是各吃各的吧。

“Which is?”碍于风度Strange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还是从此屏蔽欧美传送门吧,他内心OS道。

“I wouldn't say no to a Tuna Melt.”Wong向命运妥协了,只能抓牢手里为数不多的票子给自己打气,他必须,必须得节俭了,不然会吃塑料火腿和黑麦直到他都没力气给自己用魔法清胃解毒,而康复前Strange都会看他的笑话。

至尊法师没理他这句话,扭头就走,他急忙跟上。

突然,前面的人猛地站定,惹得后面的Wong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只见Strange立刻换上法袍,红斗篷飞来攀上肩膀。

一圈熟悉的橙色火花闪过后,圣所里就剩他一个人了。

Date?他知道肯定不是。

——————————————
瓦坎达 五分钟前

“他还有多久突破屏障?”
“最多五分钟。”
“加速行驶。”

瓦坎达地域还算广阔,尽管防护罩即时反馈了入侵信息,想在五分钟内从王宫赶到边境的一个角落也很困难,地球最先进的飞行器也不行。

来者不善。

T'challa知道Barnes的重要性,不仅对Steve。Shuri一年前对Barnes进行治疗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体内有一股神秘的能量,无法解析,更无法分辨利弊,更无法抽离人体单独研究,似乎如同超级血清般融于血脉,它甚至不属于任何瓦坎达已知的能量体系,这无疑是对现有能源的一个颠覆,但好歹安分了七十多年一直没有动静,Steve也就放心把Barnes留在瓦坎达,并且在安稳的状态下研究这股能量,然而直到刚才,几乎在入侵信息传来的同时,Shuri向他传来讯息,她突然监测到了和那股神秘能量相似的能量波动,研究有望突破,得赶紧联系Barnes。

而这波动的源头,此刻正在Barnes本人的正上方高空,据来者突破地球屏障的轨迹分析,等突破了瓦坎达防护罩,他只会直接向下,而且速度更快。

来不及了。他只让守卫带上早就准备好的振金手臂就匆忙上了飞机,然后一路下命令预备部署,并联系Steve。边境部落也已经赶去保护Barnes,然而根据Shuri的分析,情况仍不容乐观。

“豹神在上。”他喃喃道。

—————tbc——————